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对于共和党大会上的种种指责,民主党均有相应回应。同样一瓶水,共和党(反对党)看的是半瓶子空,民主党(执政党)看的是半瓶子满
 

【名家/新秀】(财新专栏作家 陈晋)9月4日到6日,美国民主党代表大会在北卡州举行,推选奥巴马为党的领袖连任总统四年。按照惯例,几十名讲演者分别在三个晚上依次上台,从方方面面赞扬奥巴马,试图说明为什么奥巴马是目前这个特殊阶段的特殊人才,为什么只有他才能带领全国人民走上正确的道路,战胜各种挑战。

  对于共和党大会上的种种指责,民主党均有相应回应。同样一瓶水,共和党(反对党)看的是半瓶子空,民主党(执政党)看的是半瓶子满。

  共和党指责民主党在建立一种依赖政府救济、好吃懒做的文化(所谓的culture of dependency)。民主党回应,我们要创造公平的税收制度,不能让任何人输在起跑线上(所谓的level playing field);罗姆尼只为一小撮精英说话,而奥巴马为普通人说话,代表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。

  共和党强调2300万的失业大军(8%以上的失业率),民主党强调失业率在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的巨大进步。奥巴马入主白宫时正是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的时候,美国经济每个月损失75万个工作岗位;奥巴马力挽狂澜,连续29个月创造新就业,共450万个就业。

  共和党认为,人们的生活水平不如四年前。奥巴马反问:恐怖主义头目本•拉登现在比四年前过得更好还是更坏?(奥巴马在2011年冒着巨大风险,下令让特种部队击毙拉登。)

  讲演者中有部分奥巴马政府的前内阁成员。他们历数奥巴马的政策业绩,并把这些政策放在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美国、蔓延全球的大背景下,突出奥巴马财政刺激政策的力度和阻止经济自由落体式下滑的效果。奥巴马不仅整顿金融业、挽救汽车业,还通过了《病人保护和经济适用法案》(PPACA),让500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进入医疗体系,同时采取措施控制整体医疗成本(详见第二本《哈佛经济学笔记2》第二章《关于医疗体系的政治与经济》和《哈佛笔记》专栏第178到180周《奥巴马医改法案的命运》)。在外交方面,奥巴马结束伊拉克战争,让美国军队重返家园,与家人团聚;而罗姆尼完全没有外交经验,说话出尔反尔,不知所云。

  这些政府官员不但观点清晰,而且语言强劲,对比鲜明。他们说,罗姆尼在外交方面的策略“如同他在私募基金工作时一样,外包给其他人,而这些人正是那些热衷战争的新保守派。”罗姆尼的工作方式就是私募基金的方式:只注重财务报表和利润,不把人当人。在奥巴马想方设法挽救就业的时候,罗姆尼却在想方设法为自己省税;奥巴马要增加出口,减少工作外流;罗姆尼却像私募基金一样在搞外包,让资本和就业流向海外。

  上台讲演的普通人基本都是受惠于奥巴马政策的典例。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这些政策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在美国汽车业濒临破产的关头,奥巴马顶住压力,承担风险,让整个行业起死回生,几十万人重新工作,重建家园。汽车业公会领导人利用台上的一席之地,强调工人团结起来讨价还价的力量。这与共和党强调的创业精神截然不同。

  上台的普通人中还有从南美洲非法来美国的第二代年轻移民的代表。在美国既需要移民的勤劳和活力,又不想让移民分享有限的社会保障的矛盾中,奥巴马决定让那些31岁以下,16岁之前随父母来美国,在美国居住5年以上没有证件的人(预计有170万)走出随时可能被遣返的阴影,允许他们有正式成为公民的途径。

  还有普通女性上台用实例称赞奥巴马使同工同酬正式成为法律等等。

  当然讲演者中更多的还是民主党内的重量级人士。第一天晚上的压轴戏是第一夫人米歇尔。除了讲他们普通平凡、经济拮据的恋爱经历外,米歇尔着重讲奥巴马的品格:当总统不会构建你的品格,只会进一步揭示你的品格。她用从近距离观察到的事例说明奥巴马的勇气、信心、决心、乐观等品格。

  第二天晚上的压轴戏是前总统克林顿(1992-2000)。克林顿热爱讲坛的情绪难以掩饰,讲演长达48分钟,比奥巴马在第三天的讲演还长10分钟。他要利用这个机会抨击共和党,揭示他们在上周共和党代表大会讲演中的错误,宣传民主党政策和理念的正确性。他还不忘提醒大家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联邦财政在他任总统期间连续四年实现支出平衡,并在90年代末有财政盈余。

  克林顿的讲演风格非常独特。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讲演却时常显出两三个人私下里对话时的亲近。若不是听众的掌声和欢呼声经常打断他的讲话,你可能会忘了这是面对全国人民的讲演。克林顿让人觉得,他不是在做一个简短的形式上的表演,走一遍过场,而是在完整地叙述一件事情,推导一个结论。他像朋友一样轻松自如地与你对话,让你忘了他曾经是美国总统。克林顿热爱竞选的过程,热爱公开讲演,热爱总统的工作。难怪有人说,若不是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年限最多两届,他还会继续连任,“他还那么年轻,那么潇洒,那么有作为。”

  克林顿说,所有的问题都是我们共同的责任,我们同舟共济;这是为什么合作至关重要,而奥巴马就有合作精神。他幽默地说,奥巴马任命他竞选总统时的对手、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为内阁成员就显示出他合作的能力和诚意。克林顿深入浅出,让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。在解释财政问题时,他说,“有人问我,你为什么能连续四年让财政支出平衡?我的回答只有一个字:算术。共和党的算术加不起来,支大于出。共和党依靠的从上(精英)至下(百姓)的涓滴经济理论(trickle down: 只有富人先花钱,穷人才能有钱,才能花钱,所以经济政策的重点在于让富人有动力投资花钱)不符合实际。事实是只有发展壮大中产阶级,美国经济才能发展壮大。”

  与克林顿相比,奥巴马在第三天的讲演更像一个牧师的讲演,谈政策少,目标多,精神更多。前一周共和党代表大会基本没有涉及政策措施,这周民主党代表大会上政策谈的也不多。当然,奥巴马也要例举自己的成就:美国能源更加独立,进口减少(奥巴马没说,这实际上是由于技术进步,页岩气被有经济规模地大量开采);教育在进步——更多数学和科学老师被雇佣,社区大学(重技能、轻研究普及性大学)更受重视;把军队不需要的钱节省下来,用于教育医疗等国内建设。奥巴马恭维选民的力量,说他们是变革的推动力,他们对领导人的选择决定了这个国家的道路和前程。

  奥巴马突出民主党与共和党政治理念的不同。对政府的作用和态度不同、对个人与社会关系的看法不同,直接影响税收政策的不同。 奥巴说,“政府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但政府也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。我们同舟共济,共和党让你们单打独斗。”“成功的标志不是你挣了多少钱,而是你改善了多少人的生活。”奥巴马与克林顿一样,不仅仅强调每个人的责任,更强调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责任,强调“共同责任和共同富裕”。他说,没有群体意识的个人自由不值得追求。

  “共和党要让这个国家走回头路,我们却要继续前行。虽然眼前困难重重,但前途是光明的。”怎样才能看到希望?奥巴马像牧师一样唤起人们的共鸣:“我从一个长在贫民区(homeless shelter:政府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的简易住宅)却拿到科技竞赛奖杯的女孩子身上看到希望,从截肢后重新走路、还骑自行车的退伍军人身上看到希望,从逆流而上在经济危机中不裁员的公司上看到希望。”

  面对全国选民,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代表大会都把11月6日的总统选举解释为选民对不同价值观和不同道路的选择机会。而现实没有那么黑白分明,还有无数深浅不一的灰色地带,还有大量的数据和信息待以分析解释,还有更细微的规律待以发掘阐述。古人所谓的“格物致知”只能在没有媒体的聚光灯,没有大庭广众的喧哗声的安静角落里学习体会。■

 

 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陈晋

陈晋

167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

财新传媒驻波士顿特约记者,《哈佛笔记》专栏作者。她曾任《世界时报》(WorldPaper)记者和研究员,哈佛商学院研究员,网络杂志《视角》(Perspectives) 的资深编辑,学生杂志《哈佛评论》(Harvard China Review)主编和主席。2007年她获OYCF-Gregory Chow Teaching Fellowship教学基金的支持,在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所教授短期课程, “经济报导:问题分析和评论员文章”(Economic Reporting: Issue Analysis and Opinion Pieces)。她的研究领域主要涉及经济,社会问题及公共政策。2002年她从哈佛大学获亚洲研究硕士(MA),1997年从波士顿学院获商业管理硕士(MBA),1995年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路易斯克拉克学院(Lewis & Clark College, Portland, OR)获数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(BA)。她和先生及两个孩子住在美国麻州剑桥市。

文章